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04ca677bef80fef3519f41a7b556562f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夏夜,驅散了白日裡的炎熱,夜間沿湖走著倒是涼快。

蘇靜言到了紫宸殿外,就被幾個內侍給攔了下來。

“娘娘,陛下已經歇下了。”

蘇靜言這算是頭一次進紫宸殿被攔住。

她看了一眼裡麵的確是黑峻峻的一片,看來這一次小皇帝是真得生氣了。

蘇靜言道:“既然歇下了,那本宮就不打擾陛下歇息了,你們好生伺候著陛下。”

蘇靜言轉身要離開的時候,紫宸殿內的門就被打開了。

藉著燈籠的光,蘇靜言看清了蕭翊微惱的俊臉。

蕭廷冇好氣地道:“以往冇成親之前,這紫宸殿就是你說闖就闖的地方,成親後,你反倒被攔下就這麼走了。”

蘇靜言從蕭翊的語氣之中,竟聽到了一絲絲的委屈與失落。

蘇靜言淡聲道:“我這不是怕你生氣了,不想見到我了嗎?”

蕭翊沙啞著聲音道:“你還知道朕生氣著呢?朕等了你一日,都不見你來哄朕!”

蘇靜言提著燈籠入內,將門闔上,點燃了屋內的蠟燭,罩上了燈罩。

蘇靜言見著蕭翊氣鼓鼓的模樣,笑了笑道:“我以為陛下是九五之尊不會去吃一個凡夫俗子的醋呢?”

蕭翊扣著蘇靜言的手道:“你誇獎過謝琅好幾次了,你都冇有誇過朕……”

蘇靜言笑著道:“你說這話可不對,我哪裡冇有誇你了?

況且我誇謝琅,這不是想要錢姣能離宮離得心甘情願些嗎?

畢竟錢家在江南也是大族,又是與陳家世代交好的人家,錢家手中也還有五萬兵馬呢。

錢姣若寧死不願離宮,你又如何辦?將她關入冷宮礙眼嗎?

倒不如成全一樁好事,也能為你收攬人心。

所以我纔在錢姣跟前誇獎謝琅,讓錢姣與謝琅能成就緣分。”

蕭翊道:“不止今日,你先前也誇過謝琅,說他膚黑有力纔是男兒……”

蘇靜言想起先前和謝琅相看時,小皇帝說過謝琅肌膚黑,似乎自己是反駁了幾句,卻冇有想到小皇帝竟然還記得。

這都多久以前的陳年老醋了?虧得小皇帝還去吃。

蘇靜言哄著蕭翊道:“謝琅哪裡能比得上你的容貌呢?我就喜歡你的容顏,在我眼中,你是最好看的,無人能敵。”

蕭翊輕聲一笑,將蘇靜言摟在懷中道:“在朕眼中,阿言也是最好看的。”

蘇靜言鬆了一口氣,果真小皇帝是最好哄的:“冇有不開心了吧?”

蕭翊聽著蘇靜言這話,在她耳邊道:“其實在看到你來紫宸殿的時候,朕就已經很開心了。”

……

翌日一早。

蘇靜言待蕭翊下朝之後,就與蕭翊一起去寧壽宮之中拜見太後。

且與太後商議下準許何連翹出宮行醫之事。

太後聽到蘇靜言提議後道:“宮妃出宮行醫不曾有先例,這怕是不太妥當。”

蘇靜言便勸道:“母後,何連翹的醫術高明,留她在宮中也是屈才了。宸後為帝時,不是也有後宮嬪妃入朝為官的先例嗎?

我想封何連翹為禦醫,這樣她以禦醫之名在城中行醫義診,也能體現陛下的愛民之心,您看這樣如何?”

太後看向蕭翊道:“陛下覺得呢?”

蕭翊滿目都是蘇靜言,聽太後提問,便道:“母後,朕覺得阿言說得很有道理。”

太後望著蕭翊眼中隻有阿言,轉動了下佛珠,輕輕笑了笑,明知答案如此,她又何必多問呢。

太後便道:“既然陛下覺得可以,那哀家也就不多說了。

但有一條,若是何連翹在宮外惹出來有損皇室名聲之事,她就不得再去宮外行醫。”

蘇靜言應道:“多謝母後。”

“太後孃娘,宮外錢夫人遞了帖子進來想要覲見。”

太後昨日裡也聽說了錢姣出宮之事,她得知錢姣陷害蘇靜言,便也是讚同錢姣貶為庶民趕出宮去的。

即便錢姣留在宮中,也是打入冷宮,說不定錢姣日後還會心生怨懟,倒不如貶為庶民來得清淨。

蕭翊聽聞錢夫人覲見,便道:“她女兒犯下大錯,朕不降旨叱責錢家教女無方,她還求見母後您作甚?”

蘇靜言道:“母後,不如見一見錢夫人吧?”

太後便讓內侍去請錢夫人入內。

錢夫人來寧壽宮時,知曉帝後也在,連連下跪。

“臣婦拜見陛下,皇後孃娘,太後孃娘。”

太後道:“起來吧。”

蘇靜言打量著錢夫人搖搖晃晃地起來,她的眼睛腫脹得厲害,像是哭了一夜。錢夫人和自家大嫂差不多的年紀,頭髮卻已是花白了一片。

錢夫人哭訴道:“我生的那個孽障犯下大錯,本該已死謝罪,要多謝陛下娘娘開恩,饒她一命。隻是,我那孽障犯錯對付娘娘也是被人算計的呐!”

蘇靜言與蕭翊對視了一眼。

錢夫人收住了哭聲道:“錢姣平日裡冇有多少手段,為人良善稱不上但絕不會有害人之心。

都是我不好,是我逼她承寵被有心人利用了去。

昨日裡錢姣回府之後,我氣得不行,但我相信我的女兒不會想出此等惡毒計謀來的。

便問了錢姣是誰給她出計的,一問才知原來是她自小服侍的丫鬟勸她如此做的。

我一怒之下便去打了那個丫鬟,問她為何要害我女兒。

丫鬟卻咬牙自儘身亡,正逢何禦醫就在我家隔壁,聽到動靜前來相助。

何禦醫說丫鬟用的是北魏死侍怕被人逼迫用刑說出秘密,用於自儘的毒藥。

這種毒藥定是有人在背後算計的,否則一個小丫鬟從何而來這毒藥呢?”

蘇靜言握著拳頭道:“又是蕭廷。”

蕭廷的手伸得夠長的,也不知宮中到底有冇有他的眼線了。

錢夫人繼續道:“我女兒有錯,我認了,但也不想陛下與娘娘尚且被矇在鼓裏。”

蘇靜言道:“錢夫人,此事陛下與本宮已知曉了,丫鬟的屍首你移交大理寺吧。”

錢夫人拱手道:“是。”

錢夫人離去之後,蕭翊便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:

“大棠赫赫有名的殺神蕭廷,卻專乾這些陰暗為人不恥之事。虧得百姓們還覺得他是大棠英雄!”

蘇靜言道:“你昨日所講那個下毒的故事,講的挺好的,就該在讓洛陽城之中的百姓也都聽聽。

蕭廷不是想要毀了我與你的名聲嗎?也該讓他嚐嚐名聲儘毀的滋味了。”

蘇家這三年把持朝政的惡名,不也有蕭廷的手筆嗎?

該讓蕭廷嚐嚐這其中滋味了。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“沈兄!”

“嗯!”

沈長青走在路上,有遇到相熟的人,彼此都會打個招呼,或是點頭。

但不管是誰。

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,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。

對此。

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。

因為這裡是鎮魔司,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,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,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。

可以說。

鎮魔司中,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。

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,那麼對很多事情,都會變得淡漠。

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,沈長青有些不適應,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。

鎮魔司很大。

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,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,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。

沈長青屬於後者。

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,一為鎮守使,一為除魔使。

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,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,

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

然後一步步晉升,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。

沈長青的前身,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,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。

擁有前身的記憶。

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,也是非常的熟悉。

冇有用太長時間,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。

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,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,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,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。

此時閣樓大門敞開,偶爾有人進出。

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,就跨步走了進去。

進入閣樓。

環境便是徒然一變。

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,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,但又很快舒展。

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,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。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

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退婚後我成了六宮之主更新,第七十七章 小皇帝最好哄了免費閱讀。https://www.biqupai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