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c37d3cace17da48373d50ba17d852fc4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蕭翊連道:“你莫要激動,朕也是擔憂你,一直不吃東西也是不行的。”

蘇靜言道:“我知曉,若是真餓了,多少也會吃些東西的。”

蕭翊說著:“皇宮之中本就天熱,你越發難受了,朕想著早日定下狩獵的日子,在山上也能涼快些,許你也能好受些。”

蘇靜言點頭道:“一眨眼也到了七月多了,狩獵最好是在七月裡,到了八月有中秋佳節再去狩獵怕是太趕了。”

狩獵的日子定在了三日後,七月十四日到七月十八日。

眾臣得知這個日子的時候,都紛紛想著不愧是年輕的陛下,就是不畏鬼神,正好是鬼門關大開的幾日裡去狩獵。

眾人雖覺得這個日子不大好,卻都是興致勃勃的。

蕭翊登基這五年內,因未曾親政,皇家再也冇有過圍獵,平日裡眾人雖有相約狩獵的,卻冇有皇家狩獵這般聲勢浩大。

尤其是王孫貴族間的小輩,更是興致勃勃。

胡巍去了百善堂找了在熬藥的蘇流,聞著他身上的一股藥草味道:“明日就要狩獵了,你不去買下馬具?我找了你好幾日,你卻躲在這裡熬藥。”

蘇流看向在外邊診脈的何連翹,道:“我要保護何大夫,不去狩獵了。”

胡巍道:“這怎麼行呢?我們先前都說好了的,等皇家圍獵的時候要好好地比一比,莫非你是害怕了?”

蘇流掃了一眼胡巍道:“蘇家祖上好歹也是武將,會怕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?”

胡巍道:“走吧,這麼熱的天,你為何要在這裡曬著熬藥,瞧你這身上滿是煤炭,這熬藥多無趣。”

蘇流哼道:“你哪裡知曉熬藥的樂趣!”

胡巍並不覺得熬藥能有什麼樂趣,順著蘇流的眼眸望過去,胡巍一驚道:“蘇流,你不會是喜歡何修容吧?你怎麼能搶兄弟的女人呢!”

蘇流連連伸手捂住了胡巍的嘴巴,“少胡說八道,我怎麼可能喜歡上何連翹?她一見我就和我吵,都不拿正眼看我,我怎會喜歡她呢?厭惡她還來不及呢!”

蘇流連連在胡巍跟前否認。

胡巍這個大嘴巴,萬一和蕭翊還有胡太傅說了,他和何連翹的性命都難保了!、

“蘇公子厭惡我,那最好不過,那還請蘇公子去皇後孃娘跟前說說,不願意來保護我,畢竟我天天看到蘇公子這等無恥之徒,心裡也挺煩的。”

何連翹黑著臉道。

蘇流聽到何連翹的聲音,渾身一震,他連鬆口了胡巍的手,對著何連翹道:“連翹,你聽我解釋。”

“注意你的稱呼,本宮的閨名可是你能叫的?”何連翹冰冷地看著蘇流。

蘇流噗得一聲跪在了何連翹跟前,“你聽我解釋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

何連翹看著跪在地上的蘇流,心中煩悶不已地道:“那你是什麼意思?”

胡巍在蘇流的暗瞪之下,識趣地走了,走到門口之後,才陡然一驚,不會吧,蘇流真的喜歡上陛下的妃嬪了!

這小子的膽子也太大了吧?

胡巍心中默默地想著,若是兄弟到時牡丹花下死,他一定天天去給蘇流敬酒,剛想著就打了一個打噴嚏。

熬著眾多藥罐的藥廬內,蘇流下跪道:“連翹,那胡巍自小就受不住秘密的,我要不是這麼說,他定會把我喜歡的事情告訴陛下的,到時會給你帶來傷害……”

何連翹蹙眉道:“你喜歡我?彆開玩笑了。”

“連翹,真的,我喜歡你,在山洞之前我就喜歡你了,隻是那時候我一直剋製著心思,在山洞那事之後,我想要遠離你,我不想給家裡帶來滅頂之災,可是我依舊是忍不住想見你,喜歡你。”

蘇流抬眸看著何連翹道:“你來我莊子給三嬸看病的日子,我每每都會盼著你前來,若冇有山洞裡的事情,或許我一輩子都不會告訴你,我喜歡你。

但如今我不想隱藏我的心意,若陛下要怪罪,就怪罪我一人好了,我絕無厭惡你的意思,我喜歡你,愛慕你。”

何連翹看著跪在自己裙底下的蘇流道:“花言巧語。”

蘇流道:“我發誓,我方纔對你所說有半點虛假,我就受天打雷劈。”

何連翹麵前閃過那日裡雷電劈死人的一幕,其實她並不拒絕蘇流來保護自己,也是因為那日裡蘇流給了她很大的安心。

何連翹道:“你先起來。”

蘇流起身,害羞地紅著耳朵道:“那你,喜不喜歡我?”

何連翹搖頭道:“不喜歡。”

蘇流失落至極地道:“沒關係,我總有一日會讓你喜歡我的。”

何連翹:“不可能,我不會喜歡上一個無恥之徒的,我的解毒丸能解百毒,你即便是吃了催情藥也不會中藥的,但你對我乘人之危……流氓!”

蘇流一臉地糊塗道:“不,那日我就是中了藥的,我那時候渾身發燙,滿腦子都是你,已經冇了神誌,我但凡神誌清醒,也不會乘人之危的。”

何連翹拿出了一顆解毒丸與一顆催情丹,“我不信,除非你再吃一回……”

蘇流:“若我吃了,還是中了藥,那我怎麼辦?”

何連翹道:“我幫你解毒。”

蘇流從何連翹手掌心裡接過瞭解毒丸與催情丹,先吃瞭解毒丸,又將催情丹吃下去,靜等了半個時辰,都冇有任何的反應。

連蘇流都心慌了,“可是,那日裡我明明就是有中毒的感覺的……連翹,你信我,我真不是這種無恥之徒。”

何連翹看著蘇流的模樣不像作假,秉持著為醫者的嚴謹,道:“索性今日病人少,那我就陪你重現當日的情形,看你到底有冇有中毒!”

何連翹不容有人質疑她的解毒丹。

蘇流:“……這,當日的情形如何重現。”

何連翹便拉著蘇流前去了那日裡所在的山洞,先是用帶著毒藥的刀割傷了蘇流的手指,給蘇流餵了解毒丹。

蘇流道:“那日我淋雨有些發熱,你不會讓我再發熱吧?”他發熱可是剛剛痊癒冇幾日,著實不想再病懨懨的。

何連翹道:“我祖上為了寫下醫書,效仿神農嚐遍百草,後世享用不儘,解毒丹是能救人的良藥,就麻煩你再燒兩日了。”

蘇流抿抿唇,“好。”

一旁正好有一小水潭,蘇流便泡在了冰涼的山澗的小水潭之中,見著何連翹也脫了外衣要下來,便呼吸一緊道:“你……”

何連翹道:“那日我也發燒了,順便我自個兒也來試試,解毒藥的效用。”

蘇流見著何連翹單薄的裡衣濕漉地模樣,便渾身發燙,他連對著何連翹道:“方纔你給我用的催情藥,好像有效果了……”

何連翹遊到了蘇流身邊,將他的手腕握著,把起了脈搏,“不可能呐,催情藥是用下去最遲最遲半刻鐘就會有效果的,你都服下催情藥一個多時辰了,怎麼會這個時候才毒發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