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e97242f90d4a78a71968cca64fe65a6d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蕭翊滿是醋意道:“阿言,你可有聽過慈母多敗兒?”

蘇靜言道:“我娘自小疼愛我,也不見得我就失敗了,反正我不許你欺負嚇唬孩子。”

蕭翊見著蘇靜言如此維護便小聲道:“看來,用不著孩子出生,朕在你心中就冇有什麼地位了。”

蘇靜言輕笑著看了眼蕭翊道:“你與孩子吃什麼醋?他也是你的孩子,他可是你唯一一個血脈相連最親近的人了。”

蕭翊幼年喪母,童年喪兄,少年喪父,唯一的兩個姐姐又嫁在了外地。

其餘那些叔伯堂兄弟都存有異心。

這個還是,會是蕭翊在世間難得的親人。

蕭翊道:“朕最親近之人是阿言。”

蘇靜言看著蕭翊道:“你天天說這些甜言蜜語,不嫌酸嗎?”

蕭翊道:“怎會酸呢?這也不是甜言蜜語,而是在朕心中的確是這麼想的,在朕心裡阿言是最親近的人,孩子都排在你之後。”

蘇靜言聽著小皇帝這話,甚是受用,一眨眼都快半年了,在半年前她還等著蕭廷歸來。

怎麼都想不到自己會和小皇帝成親。

入宮一月以來,她倒是覺得與小皇帝成親的滋味倒也不錯。

夜裡,蘇靜言還是被餓醒了,一日都冇有吃多少東西,到了夜間她就有了餓意,今日是七月十四了。

蘇靜言本是不想讓宮女去拿膳食的,正逢鬼節,這大晚上出去陰森森的不大好。

蕭翊察覺到蘇靜言醒來,聽到她腹間傳來的聲音,便道:“可是餓了?讓宮女和內侍去傳膳?”

“不了,正逢鬼節,何必讓他們害怕呢?反正我吃了也會吐出來。”

蕭翊道:“哪能餓一夜,你好不容易想要吃東西了,朕讓守夜的內侍去拿。”

蘇靜言並非是一個會可憐奴仆的主子,但是也做不出來苛待奴仆,這鬼節傳說中閻王殿的門會大開,而今夜就會有些鬼魂先行出來了。

是以,洛陽之中的百姓在七月十二開始到七月十八,夜裡都甚少出門。

這奴仆守夜本就難了,再讓他們去拿膳食,是人都會心慌。

還不等蘇靜言阻攔,蕭翊已經讓人去傳膳了。

在宮外打盹的小宮女被一個內侍給踢醒,“你是哪的宮女?這守夜竟然也敢打盹?”

“回公公,我是行宮之中負責雜灑的宮女阿宴,陛下與娘娘來此,行宮之中人手不夠,單公公讓我來此待命。”

“你去膳房之中找禦膳房總管將皇後孃孃的膳食取來。”

阿宴啊了一聲,“這,這今日是七月十四,鬼門關大開的日子……”

“行宮之中自有陛下的真龍之氣保佑。”內侍道,“還不快去。”

小宮女阿宴看了眼天上的明月,取了燈籠,甚是無奈地前去了膳房,一路上走著心慌不已,看著風吹樹葉的動靜,也以為是鬼魂。

嚇得連連驚叫,哆哆嗦嗦地朝著膳房跑去。

領了膳食之後,怕鬼魂纏上來,自個兒嚇唬自己,絆倒在了石頭上。

殿中,蕭翊見膳食遲遲不來,便隨意拿了一件便服套上道,“這些奴仆也太懶散了,怎麼這個時候還不將膳食送來,你且等朕。等明日朕一定好好教訓教訓這些刁仆。”

蘇靜言道:“這正逢鬼節大晚上要傳膳,底下人也難,你也彆去苛責他們了,他們也都不容易。”

蕭翊前去膳房,走到半路就聽到了一陣啼哭聲,方圓嚇得不行,“陛下,莫非這七月半鬼門關大開的傳言是真得?這真的是有女鬼?”

蕭翊道:“哪裡來這麼多鬼魂?朕也無懼鬼魂。”

蕭翊往前走著,就見到月光之下,摔倒在地上痛哭不已的小宮女,蕭翊上前道:“你這是怎麼了?”

阿宴抬頭望著跟前的少年,嚇得後退了兩步,“啊,真的有鬼?”

“朕不是鬼。”

阿宴嚇得瑟瑟發抖道:“凡人不可能長得這麼好看,長得這麼白的,你還說你真不是鬼……”

蕭翊看了眼被宮女打翻的食盒道:“怪不得皇後的膳食一直不到,這行宮之中的宮人太懶散了,摔了,也不知重新領一份。”

蕭翊想要對小宮女發火時,想起方纔蘇靜言所說的彆苛責奴仆,便忍下了怒火,前去膳房之中取膳食。

小宮女阿宴爬起來,見著少年的影子道:“原來你不是鬼,你有影子呐?”

“朕不是說了朕不是鬼嗎?”

阿宴道:“你也是奇怪,乾嘛每句話之前都要加一個真字呢?你是皇後身邊的內侍嗎?傳聞皇後孃娘長得極美。”

蕭翊聽人誇獎蘇靜言,便也高興道:“阿言確實很美。”

小宮女阿宴臉色微紅道:“你怎知我的名字?你一個太監,怎能來調戲我?”

蕭翊蹙眉道:“你將名字給改了。”

小宮女道:“憑什麼?”

“你的名字犯了皇後的名諱!”蕭翊微微蹙眉。

阿宴道:“犯名諱也得皇後來說,你一個小太監有何資格說我?看著你長得還挺好看的份上,姑奶奶就不和你一般計較。”

蕭翊怒道:“大膽!”

阿宴看著單公公走來,便拿起蕭翊跟前的食盒,一手拉扯著蕭翊的衣袖道:“快走,單公公來了,單公公可凶了,知曉我耽擱了給皇後取膳的任務,必定要責怪。”

蕭翊甩開了阿宴拉著自己的衣袖,但也不想再耽擱下去,阿言定是已經很餓了。

蕭翊便將阿宴手中的食盒取過,“朕會給皇後送膳的,你最好儘快改名!”

蕭翊說罷後,便取著食盒回了殿中,對著蘇靜言道:“這行宮之中的奴仆遠遠不及宮中,日後看來還是得要將宮中的奴仆多帶些過來好。”

蘇靜言一笑道:“五年不曾來此了,也難怪底下的奴仆都鬆散了呢,明日我找單公公立立威。”

迎春與忍冬連上前來將食盒之中的膳食取出來,給蘇靜言佈菜。

蘇靜言吃了一些,待吃到羊肉時,又被腥得不行,此等滋味著實難受,也不知嫂嫂和歲柔是怎麼忍受過去的。

蕭翊拍著蘇靜言的背道:“若是朕能替你承受這折磨就好了。”

蘇靜言笑笑道:“可彆,你如今是正是長身子的時候,若是吃什麼吐什麼?怎能長大呢?”

蕭翊看著蘇靜言的笑意,正色道:“朕已經長大了。”

蘇靜言敷衍應答著:“好好好,你已經長大了。”

殿外,阿宴湊著腦袋想望著殿內,再見見剛纔那個貌美小太監,他可真是自己見過最俊朗的少年了。

長這麼大,也是頭一次有人誇自己漂亮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