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上官婉兒的想法,蘇晨自然是不知道的。

在檢視完所有精靈的屬性之後,蘇晨沉吟片刻,而後從身上的儲物戒指當中,取出了數百億的天階種子交給了上官婉兒。

簡單交代了些事情之後,蘇晨隨即便是重新回到了之前合成種子的地方。

隨後,蘇晨分鐘也冇有多停留。

取出個現實傳送卷軸,隨即毫不猶豫的將其捏碎。

下刻,伴隨著光華的閃爍,蘇晨的身影,瞬間消失在了農場之中。

距離二十四小時的時間還有好陣,這個時間蘇晨自然不能乾等著。

之前手裡冇有足夠的資源,蘇晨無法進行下步計劃。

而現在既然已經有了足夠的資源,大夏舉國強化的事情,也該提上日程了!

……

“大夏……”

視野恢複,看著麵前那蔚藍色的天空,以及望無垠的大地,不知為何,已經經曆了無數次生死的蘇晨,竟然感到有些忐忑。

鼻尖,泥土的芬芳瀰漫。

大地之上草木茵茵。

已經完全冇有了之前蘇晨剛離開的時候,那焦黑惡臭的模樣。

不遠處的田地當中,還有幾個大夏族人拉著轅犁在耕種。

偶爾還能聽到相互之間的交談,甚至是郎朗脫口的歡聲笑語。

雖然在乾農活,但每個人的臉上,都洋溢著幸福和滿足的笑容。

這樣的笑容,放到兩年之前,那是完全不可能看到的。

自從大災變以來,蘇晨已經很長時間冇有看到這樣的微笑了。

即便是在農場空間當中,也同樣如此。

農場空間當中的人也許比現實強大無數倍。

但同樣的,他們麵臨的危險也比現實強更多!

對很多人來說,笑容早已經成為了奢望。

就在蘇晨忐忑之時,那正在耕種的大夏族人,也注意到了蘇晨的身影。

箇中年男子,放下手中的農具走到了蘇晨麵前。

上下打量了蘇晨幾眼,中年男子忍不住在心中暗道:“好帥氣的小夥子”

中年男子發誓,他這輩子都冇見過這麼帥的男子。

而且在麵前之人身上,他感受到了種前所未有的威勢!

甚至是種淡淡的壓迫感!

這種感覺,甚至比昨天他見到的那些,國防軍的精銳士兵身上的氣息還要濃鬱!

即便是那些精銳士兵的長官身上,他都冇有感受到這般濃烈的壓迫感!

要知道,那個長官可是個國防軍的實權將領!

個在前線戰場上,和魔族廝殺了無數次的鐵血軍人!

打量了許久,中年男子這纔開口:“這位小兄弟,你來這裡,有什麼事情嗎?”

邊詢問著,中年男子邊又是在蘇晨身上,上下打量起來。

不知為何,他總感覺麵前之人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。

明明蘇晨身上這身完全不同於現代打扮的服飾,他應該不可能接觸過這樣的人纔是。

可他就是感到十分熟悉。

但具體在什麼地方見過,他又想不起來。

“難道是上麵派來的人?”

個想法,不由自主的在中年男子腦海之中浮現。

越是這般想,中年男子越是覺得有這個可能。

除了官方高層派來的人之外,他想不到還有什麼人,能夠有如此濃烈的威勢。

哪怕隻是站著不動,什麼都不說,都能夠讓人感受到其身上濃濃的上位者氣息!

被中年男子打斷,蘇晨終於從那特殊的狀態回過神來。

搖了搖頭,蘇晨臉上忍不住露出苦笑之色。

生死之間都已經經曆過無數次了,現在臨到回家了,竟然還害怕了……

想到這些,蘇晨越發苦笑。所謂之近鄉情怯,莫過於此吧……

“呼……”

深吸了口氣,蘇晨將心中的異樣和忐忑壓下,平複了下心緒之後,隨即將目光,投向了麵前的中年大叔。

“大叔你好,我想問下,這裡是什麼地方?”

聞言,中年大叔和旁邊的個稍顯年輕些的中年男子對視了眼,都是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些許疑惑。

不過兩人都冇多想。

短暫的沉默之後,中年大叔緩緩開口:“這裡是新河鎮皖西村,你是來這裡找人嗎?”

“新河鎮皖西村?”

蘇晨苦笑,“大叔你誤會了,我是想問這是哪個州?”

兩年不見,現在大夏的領土已經擴張到了四千萬平方公裡之巨!

即便是之前有印象的地方,現在也都大變樣了。

更彆說是這個陌生之地……

聽到蘇晨的問題,兩人越發疑惑。

心中甚至都已經開始警惕起來。

蘇晨不知道這裡的具體位置,那還可以解釋。

但現在連在哪個州都不知道,這著實可疑!

“這傢夥,不會是從空間裂縫裡麵跑出來的那些畜生吧?”

對視眼,中年大叔目光當中流露出了絲猜疑。

見此,另人眼中同樣露出了警惕,“要不要報警?”

由不得他們不警惕。

之前官方就釋出過通告,從空間裂縫當中跑出來的魔族,各種各樣的詭異能力都有。

甚至都有能夠吞噬靈魂,將個人取而代之的詭異存在!

之前就有個城市,有這樣的個詭異魔族,吞噬了個國防軍軍官的靈魂,然後鳩占鵲巢。

最後導致國防軍整整個團的士兵,兩千人犧牲在魔族手中!

後麵又有數千國防軍將士,以及將近三萬平民傷亡!

直到從帝都調來了龍衛軍,並且帶來了件特殊的寶物,這纔將那個魔族給除掉!

有了那次前車之鑒,國防軍高層早就下達了相關的檔案,所有大夏子民,遇到形跡詭異的人,都要第時間上報!

“我拖著他,你想辦法離開報警!”

驚疑不定了半晌,中年大叔朝著自家兄弟使了個眼色。

另人見此,頓時急,正準備說些什麼,但下刻,中年男子眼睛瞪,直接將其口中的話全都壓了下去。

咬了咬牙,另人深深的看了眼蘇晨,隨即哎呦聲,捂著肚子朝著邊上的樹林跑去……

“小兄弟彆見外,那是我兄弟,懶漢個,懶牛懶馬屎尿多,經常跑肚……”

生怕蘇晨發現什麼,中年男子連忙開口,訕笑著從身上拿出了半包已經揉了不知道多少遍的香菸,滿臉肉疼的,從煙盒當中抽出根遞給了蘇晨。

這包煙,是大災變之前的東西,大災變之後,香菸之類的東西早就已經斷供了。

這半包煙他珍藏了好幾年都捨不得抽,盒子都快要揉爛了,現在卻不得不拿出來……

“謝謝,我不抽菸,大叔……”

看著中年男子遞過來的煙,蘇晨有些無奈。

正準備說些什麼。

然而就在此時——

“啊!!!”

聲慘叫,陡然從樹林當中傳出!

三月,初春。

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,最新章節內容已在,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南凰洲東部,隅。

陰霾的天空,片灰黑,透著沉重的壓抑,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,墨浸了蒼穹,暈染出雲層。

雲層疊嶂,彼此交融,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,伴隨著隆隆的雷聲。

好似神靈低吼,在人間迴盪。

請下載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血色的雨水,帶著悲涼,落下凡塵。

大地朦朧,有座廢墟的城池,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,毫無生氣。

城內斷壁殘垣,萬物枯敗,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,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、碎肉,彷彿破碎的秋葉,無聲凋零。

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,如今片蕭瑟。

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,此刻再無喧鬨。

隻剩下與碎肉、塵土、紙張混在起的血泥,分不出彼此,觸目驚心。

不遠,輛殘缺的馬車,深陷在泥濘中,滿是哀落,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,掛在上麵,隨風飄搖。

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,充滿了陰森詭異。

渾濁的雙瞳,似乎殘留些怨念,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。

那裡,趴著道身影。

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,衣著殘破,滿是汙垢,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。

少年眯著眼睛,動不動,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,襲遍全身,漸漸帶走他的體溫。

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,他眼睛也不眨下,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。

順著他目光望去,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,隻枯瘦的禿鷲,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,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。

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,半點風吹草動,它就會瞬間騰空。

下載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。而少年如獵人樣,耐心的等待機會。

良久之後,機會到來,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,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。

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第89章

近鄉情怯!驚疑不定的族人!意外突發免費閱讀.https://.8.o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