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Clear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1

Warning: unlink(./cache/id_content_9ad463ab7f871b361b92ede4d7262e75.txt)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127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Write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3

Deprecated: Non-static method FileCache::Read()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/www/wwwroot/101.201.104.92/biqupai.php on line 305

漢王滿心鬱悶地出了慈寧宮,和曹貴妃一同回了甘泉宮。

進了甘泉宮,屏退宮人,漢王陰著臉,語氣裡含著怒意和不甘:“皇祖母嘴上說得好聽,說什麼皇孫裡最疼我。卻不肯在父皇麵前為我說話。不然,皇祖母一句話,抵得上彆人百句千句!”

曹貴妃擰著細細的柳眉,輕歎一聲:“說這些有什麼用。我私下裡明示暗示不知多少回,太後愣是不吭聲,我又有什麼法子。”

“好在你父皇還冇下旨立儲,總還有機會。你彆心急。人一著急行事,就會落了下乘。就像秦王那樣,作繭自縛!”

秦王想暗殺燕王不成,落了個禁足養病的下場。

對有雄圖野心的皇子來說,不能出府,不能上朝,不能辦差,與世隔絕,這樣的生活,比死還要可怕。

漢王在親孃麵前,比在趙王麵前說話直接得多:“成者為王敗者為寇。秦王這是功虧一簣,如果當日事成了,現在得意的就是秦王了。”

隆安帝遲遲不立太子,讓幾個兒子分彆領著六部差事,對皇子們結交朝臣暗中結黨並不過問。

就像是苗人養蠱一樣,能熬到最後的那一個就是蠱王。冇那個能耐,半途被咬死了也是活該。

曹貴妃壓低聲音道:“你父皇龍體一日不如一日。我掌著後宮,打探禦前的動靜訊息倒是便利。”

“以後,戶部的差事你應付了事,多在你父皇身邊伺候孝敬,讓你父皇看到你的孝心。”

漢王點點頭應下。

燕王整日埋頭在刑部查案辦差,哪裡及得上他在禦前走動伺候。都說人老多情,最疼幼子,隆安帝也不會例外。

漢王有曹貴妃相助,訊息靈通,在宮中下著水磨功夫。

隆安帝果然龍心大悅,愈發寵愛幼子,時常厚賞漢王。

漢王又暗中拉攏福親王,福親王在隆安帝麵前時時說漢王的好話。如此一來,漢王風頭極勁,一時間將燕王的風頭都蓋了過去。

燕王麾下官員暗暗為燕王心急,私下進言:“殿下,漢王殿下在宮中有貴妃相助,宮外有曹家支援,還拉攏了福親王在聖前說話。不得不防啊!”

“說得正是。漢王野心勃勃,問鼎儲君之心昭然。殿下可得及早想個對策。”

燕王淡淡道:“本王心中有數。”

不管不問,繼續埋頭當差做事。

十幾年都熬過來了,不差這一時半會兒。

漢王再蹦躂,還能比得上秦王當年的威勢嗎?連秦王都被他鬥垮了,他豈會在意上躥下跳的漢王!

漢王攪風攪雨,燕王巋然不動。

落在明眼人眼中,高下立見。

身為皇子,想做太子很正常。不過,也得表現出令百官誠服信服的手腕和能力來。

漢王走孝子路線和後宮路線,不能說不好,不過,和英明神勇沉穩低調胸襟寬廣的燕王殿下一比,頓時就顯出了差距。

……

轉眼間,到了三月。

隆安帝要去行宮小住春獵,下旨令趙王漢王伴駕,一眾皇孫都要同行。隻留下燕王在朝中監國理政。

聖旨一下,宮中內外立刻忙碌起來。

負責聖駕出行的安危,責任重大。錦衣衛精銳傾巢而出,沈茂父子皆伴駕隨行。

五城兵馬司也被調了部分武將官兵,邱明城赫然在名單中。

邱老夫人知道此事後,很是高興,忙吩咐江氏:“快些去收拾衣服行李,多備些傷藥。對了,庫房裡還存著一瓶參丸,也一併帶上。”

江氏柔聲應下。

邱明城隨口笑道:“皇上出行春獵,隨行的錦衣衛有一萬,五城兵馬司的武將士兵加起來五千。就在京城外的行宮,一天一夜就能跑個來回。就這能有什麼危險!”

邱老夫人卻道:“出門在外,有備無患。”

邱明城是個孝子,老母親這般絮叨,他也就應了。

就在此時,一個小廝匆匆跑來傳信:“老夫人,老爺,夫人,沈四公子來了。”

邱老夫人一愣,下意識地看江氏一眼。

沈祐年幼的時候,會來邱家。自九歲之後,就冇再登過邱家的門。這幾年,都是邱明城或江氏主動去沈家,或打發人去看沈祐。

今日,沈祐怎麼忽然來了?

江氏也蹙了蹙眉。

邱明城迅速張口道:“我去迎一迎四郎。”

說著,便起身迎了出去。片刻後,沈祐隨著邱明城一同進來了。

翻過一個年頭,沈祐十六歲了。

原本形於外的陰沉冷厲,內斂了不少。目光卻愈發冷凝銳利。

“沈祐見過邱老夫人,見過邱夫人。”沈祐拱手行禮,聲音淡漠。

燕王聲勢正盛,沈祐是燕王身邊紅人,邱老夫人對著沈祐,也比往日客氣得多:“四郎不必多禮,快些起身。”

沈祐謝了邱老夫人,站直了身體,目光掠過江氏。

江氏還是那副不冷不熱的模樣,淡淡道:“你如今在燕王殿下身邊當差,怎麼忽然有空到邱家來了。”

這話說的,邱老夫人都聽不下去了。

邱老夫人咳嗽一聲:“四郎難得來一回,快些去將柔兒傑兒叫出來見一見。”

江氏低聲應下,打發丫鬟去叫一雙兒女出來。

邱柔大了一歲,個頭長高了一些,不過,皮膚還是黑黑的,不大的眼,微塌的鼻梁,略厚的嘴唇。一笑起來,和邱明城像足了八分。

邱傑也是黑膚小眼,生得胖墩墩的。

邱柔小的時候見過沈祐,還有些印象。

邱傑從記事起,就冇見過傳聞中的兄長。見麵還是第一回。他好奇地看了又看,忽地問道:“你是誰?你到我們家來做什麼?”

邱明城麵色一沉,瞪了幼子一眼:“混賬東西!這是你沈家兄長。還不快些行禮叫人。”

江氏嗔道:“傑兒還小,還不懂事。你罵他做什麼。”

邱傑立刻抓住江氏的衣襟,哭鬨起來。邱老夫人皺了眉頭,想說什麼,到底忍住了。

沈祐神色未動,淡淡道:“我今日來,是有事和邱伯父說。”

邱明城有些訝然,很快點點頭:“好,你隨我去書房。”